受访者提供照片原籍台湾,已在我国定居1"/>
凯锐试验机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凯锐试验机
热门搜索:

来自台湾摄影师张时薰br艺术摄影解剖新加坡故事生活

发布时间:2019-12-02 10:30:42阅读:来源:凯锐试验机

来自台湾摄影师张时薰

艺术摄影 “解剖” 新加坡故事

艺术摄影 “解剖” 新加坡故事" >

受访者提供照片

原籍台湾,已在我国定居13年的摄影师张时薰,坦承新加坡让她找到摄影师的自觉,她的生活灵感、快乐都在这里。她将在本月31日新加坡美术馆揭幕的“感官360度”中参展,带来的是窥探私领域情态表达的“无意识:意识”。

原籍台湾,13年前来新就读淡马锡理工学院的张时薰,从南洋理工大学毕业后,成为独立摄影师,在新加坡摄影界活跃至今,现已是永久居民。

十几年中,张时薰说生活、工作和社交中从未因自己是“外来人”而感到格格不入。“我住在这里长在这里,我就是新加坡人啊”。直到去年2月,张时薰在芳林公园目睹新加坡民众集会,表达对外来移民和客工人数增加的不满,才第一次因身份感到恐惧。

艺术摄影计划——“解剖”

张时薰那时开始思索:自己对认为的已然熟悉的新加坡和新加坡人又有多少了解?于是她开始一个艺术摄影计划——“解剖”。她请自己认识的新加坡人选择一种最喜欢的食物,问他们为什么喜欢?吃的方式是什么?吃得时候发生过什么故事?又有哪些回忆附着在食物上……

她把友人所说的食物一道道买回来,将食物“解剖”成碎块,拍成照片,并举办个展。她试图从裂化的食材上,理出一种从味道、回忆、情感上被共享的人情味,一种由味觉牵起的从舌尖到内心的共性。

“什么是外来人呢?当别人不认识你的时候,你就是外来人;当别人认识了你的时候,他才不会把你当外来人——这就是我的感受。”张时薰若有所思地说:“经过这么多年,被新加坡的社会和生活环境影响和形塑而成,若不是‘新加坡人’,又是什么人呢?”

张时薰带着摄影师独特的敏锐视角,观察新加坡,她认为除了极抽象的题材,身为艺术工作者也要从现实生活抽取创作灵感。

发表“我的领土·我的尊严”作品

她对一房式组屋的生态产生兴趣,在义工安排下,得到居住者允许,到一房式组屋最多的勿洛进行探访和拍摄,发表了名为“我的领土·我的尊严”系列作品,其现实主义风格受到舆论界瞩目。

“其实家才是一个人真正的个性,当一个人作为主体被摄入镜头中,可能表现出与真实人格完全不同的一种角色。家居却是自我的反应,整洁度、摆设物、收藏品……都是人格的投射,一房式组屋对人格的反映更集中更精准。于是,我完全没让屋主入镜,只把镜头对准这一间房子的内置,拍下这系列照片。”张时薰说:“一房式组屋不是某些人印象中一个‘负面’概念,并不是只有贫穷的鳏寡孤独居住其中,也有乐天的独身者、恩爱的夫妻、好交情的朋友,在不大却宽广的空间中,自如的、有尊严的活着。”

拍摄的是别人,了解的是自己

张时薰说作为摄影师,拍摄的是别人,了解的是自己,一张张照片,看来单一,拼凑起来却是摄影师本人的成长和生命轨迹。艺术,无论是哪种门类,都是从艺之人认识世界、洞悉自己的方法。她也希望,艺术对受众或多或少也能起到同样的作用。

“是新加坡让我找到摄影师的自觉,如果在台湾,这是无法实现的。”张时薰说目前在台湾,包括摄影、绘画在内的平面视觉艺术整体没落,年轻人多对装置艺术和多媒体艺术存有兴趣,还在坚持摄影的几乎都是年纪较长的老一辈摄影师,女性摄影师更是凤毛麟角。

在新加坡,视觉艺术正蓬勃发展,摄影领域竞争激烈,新锐摄影师辈出。以新加坡为基地,东南亚摄影师不仅在国际上的曝光率更高,接触到的新资讯也更快,摄影师的工作机会也多。

张时薰说:“不过,摄影师需要有可靠的经济来源来支撑并维系艺术创作,所以我一方面进行自己的艺术摄影,也接商业工作,可以说是‘用商业摄影养活艺术摄影’,而商业摄影领域很棒的一点是,工作找上你,是看到你实实在在的照片质量,不是其它肤浅因素。”

幸运的是,她所接的商业摄影工作,亦是她醉心的肖像摄影(Portrait Photography),受邀拍摄过海内外文化界、时尚界、财经界等各界名人。“没什么是比‘兴趣是工作,工作是兴趣’还要好的一件事。许多新加坡摄影师走出本国,到海外寻求拓展,我也不介意偶尔去海外工作几天,但怎么样都是要回新加坡的,我的家人、事业、生活、灵感、快乐,都留在新加坡啊。”

电子线束